• <kbd id="qsqiy"></kbd>
  • <div id="qsqiy"><tt id="qsqiy"></tt></div>
  • <small id="qsqiy"><tt id="qsqiy"></tt></small>
  • 紅油抄手.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12
    分享到:

    相關分類:

    查看原文/ 2016年06月22日/ 178人看過

    紅油抄手.的做法步驟

    打開微信掃一掃,美食吧將發送此菜譜到您的微信,查看更方便!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說到讀書,似乎是很明白的事,只要拿書來讀就是了,但是并不這樣簡單。至少,就有兩種:一是職業的讀書,一是嗜好的讀書。——魯迅《讀書雜談》

    凡在學校里消磨過一些時日的,多少會“職業地”讀過幾頁書,不過讀書的時候罕見有酬勞,便是懷揣著“為了將來”的鴻鵠之志,日后也未見能因此就有酬勞。所以書生雖然是“職業的讀過書”,卻不能理所當然品嘗到讀過書的甜頭,單從這一點,讀書真是費力不討好的苦差。

    嗜好的讀書,則完全是兩碼事。普通來講,為了嗜好而讀書,緣起喜愛,沒有雜念,無關現在與未來,不牽扯面包和丈母娘,只為滿足自己對它的渴求,沒有壓力,盡是動力,所以只要條件許可,完全可以像臺永動機,一頁接一頁,一本接一本,手不釋卷,不厭其煩——雖然讀的不見得都是圣賢書,卻一定樂得不聞窗外事。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太宰有幸,除了渾渾噩噩捱過“職業的”,也有機會細味“嗜好的”。既是嗜好,就無時空門派之分,只看自己喜歡。所以一下古一下今,一下中一下西,沒有章法,也沒有限制。然而在某一段時間里,卻可能集中于某一位作者,不自覺地流連其作品,于是不僅輸入的多是同一風格,輸出的也不免受影響。好比目下魯迅先生讀得多了,往往勒不住憤憤的野馬,偶爾幾乎要沾染上類似禰衡的狂病。

    這是不好的。即使洞悉世情,也不必要聚之于心,宣之于口。況以太宰的修為,解剖自己尚且手下留情,何談其它。

    若要干脆斷了先生的文字,也是不可能的。先生的說話,讓太宰深刻體會到歷史的重力,幾十年前的他的很多話,放之今日中國仍然皆準,愈讀,愈覺神奇。神奇之后是知其然,知其所以然,之后是啞然,苦笑,奈何,各種情感宣泄的最最之后,歸于靜觀。

    不過在同時,也需要添一些調劑。昨日大略翻看了府中書目,決定續讀那本早已開篇、卻至今未完結的《閱微草堂筆記》。這種古文承載的志怪小品,讀來尤其怡神,消食,去火——若太宰的書齋隱匿著一只狐仙,時時注目著太宰的舉動,遇不勤便以石擲之,想象著就已毛骨悚然,任幾碗熱辣下肚,怕也難抵寒氣吧。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翔府的壓面機只合搟壓面條,做不出薄如蟬翼的餛飩皮,所以太宰無奈偷懶,買了市售的來;自己調勻肉餡,憑著記憶里餛飩的形狀,粗粗包了許多,分裝了,冷凍起,隨時嘴饞,隨時取出下鍋,打發饞蟲不過幾分鐘的事兒。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其實太宰念念不忘的,是南京街頭的餛飩攤兒:要到晚上才零星地出現,搭一張案板,架一口大煮鍋,支一張桌子,擺幾把塑料凳,這就齊活,可以開張了。賣家(通常是女主人)在昏黃的燈下,嫻熟地用竹篾挑一丁兒肉糜,粘起一張餛飩皮,手指略一捏,順勢甩到一邊,眨眼功夫,一碗量的餛飩已經包好,通通扔下鍋,旺旺的火煮滾,大勺連湯帶餛飩地撈起,倒入一早調好了湯底的碗里……說實話,吃不到什么肉餡,甚至肉的質量也沒保證,但滑溜的餛飩配著生抽味精之類調出的“神仙湯”,還就是,美味。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好在溫市的夏天據說要到六月下旬才開幕,揪著春的尾巴,還可以放肆地吃辣,索性就改了紅油抄手。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材料: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步驟:

    紅油抄手.

    辣椒紅油胡椒粉,各種辣;眼鼻口舌胃,各種刺激。不過,真心容易上火——所以,謹記食后讀《閱微》。

    紅油抄手.
    紅油抄手.

    打開微信掃一掃,美食吧將發送此菜譜到您的微信,查看更方便!
    • 服務支持:
    • 在線溝通>>(9:00-19:00)
    • 旺旺:budongwu1984
    • 客服郵箱:help@sbar.com.cn
    • 浙ICP備09080317號-3
    www涩